茄子为爱尔生

2021年4月19日

“我也没办法,咱们在这举目无亲,你出事,我只能给你爸妈打电话。”

谢长风说到。

“我艹他奶奶的,要是知道谁在背后暗伤小爷,我他妈的饶不了他!”

秦昊咬牙切齿的说到,因为激动,扯动了伤口,疼的秦昊龇牙咧嘴的。

“你还是别逞强了你,等你家人来了,再做打算。”

谢长风赶紧安抚秦昊。

“他们来了又能怎样,这是鹰国,谁能帮咱们说话,我的腿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站起来了。”

秦昊看着自己毫无知觉的腿,脸上露出悲戚。

“秦昊,你不要悲观啊,别忘了,你可是我老大的!”

谢长风看到秦昊情绪低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昊子,你出事之后,彼得有些反常,狂的很,会不会这件事情,跟他有关,你可是得罪过他的。”

谢长风说到,彼得是鹰国一家珠宝公司的少东家,喜欢同秦昊一同来自华国的女孩关天娇,而关天娇对这个彼得特别讨厌,却喜欢和秦昊在一起。

海山和服金鱼姬清纯美女高清图片

因为都是华国人,秦昊对关天娇格外照顾,因为这个,彼得没少找秦昊的麻烦。

秦昊出事的前几天,俩人又发生了冲突。

“哼,别让我知道是他做的,否则,我饶不了他!”

秦昊气的直哼哼,他就是看不惯彼得仗着家里有钱有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美得他。

“秦昊!”

一道声音传来,秦昊和谢长风同时看向门口。

秦朗和林战俩人,正站在门口看着他。

“爸,你怎么来了?”

看到秦朗,秦昊的脸上露出惊喜。

“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是你老子,能不来看看!”

秦朗面容严肃,不过语气里带着关心。

“爸,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秦昊面色不善的看着林战,林战一脸的微笑。

“这不是听说你被人打断了腿,作为你的姐夫,必须来看看,要不然,我也懒的来。”

那意思,要不是我老婆,我才不来呢。

“爸,你看看他,巴不得我废了,我姐跟他,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秦昊没好气的说到。

“秦昊,不要胡说八道,他是你姐夫,还不叫人!”

秦朗瞪了秦昊一眼,语气严厉的说到。

“姐夫!”

秦昊看到秦朗生气,只好听话的喊了林战一声。

“秦叔叔,昊子已经脱离危险,就是腿伤比较重,医生说,有可能站不起来。”

谢长风礼貌的对秦朗说到。

“站不起来,这么严重,秦昊,你在鹰国,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秦朗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秦昊才十八岁,要是废了,下半辈子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秦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爸!”

林战眼疾手快,一把扶住秦朗。

“林战,你看……唉!”

秦朗叹了口气,坐在秦昊的床上。

秦昊也低着头,不再说话,情绪低落下来。

“爸,秦昊不会有事,你放心。”

林战在一旁开口,列克就在鹰国,他已经通知了列克,列克是有在世华佗之称,即使再严重,列克也会医治好。

“林战,你说的是真的?”

秦朗抬起头,眼里露出光芒,秦朗就是相信林战,只要林战说可以,就一定能办到。

“放心,我有办法。”

林战微微一笑。

“秦昊,你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吗。”

林战看向秦昊,秦昊摇摇头,虽然谢长风猜测是彼得没凭没据,他也不能乱说。

“没关系,你养好精神,列克来了以后,给你医治,放心,保证你生龙活虎的。”

林战和秦朗在秦昊的病房里又坐了一阵子,才和秦朗离开病房。

“姐夫!”

谢长风追出病房,林战站住脚步,看向谢长风。

“姐夫,昊子的事情,一定是彼得做的,他喜欢关天娇,可是,关天娇喜欢的是昊子。”

谢长风对林战说到。

“关天娇是谁?”

旁边的秦朗问到。

“我们班的班花,也是华国人,家住德惠市。”

谢长风回答。

这时候走廊的另一端走过来一个女孩,长得特别清纯,十**岁的样子。

“她就是关天娇。”

谢长风对身边的林战说到。

林战看向关天娇,眼里闪过惊艳,还别说,这个女孩确实长得漂亮,而且气质优雅,一看就是家教非常好的女孩。

“谢长风,是不是秦昊家里来人了?”

关天娇看向林战和秦朗。

“嗯,这是昊子的姐夫和爸爸。”

谢长风介绍到。

“姐夫好,叔叔好。”

关天娇礼貌的跟秦朗和林战打招呼。

“小关同学,方便和我单聊聊吗?”

林战看着关天娇说到,他发现,关天娇一脸的愁容,提起秦昊的时候,眼里闪过愧疚。

看来,关天娇应该知道些什么。

关天娇迷惑的看着林战,林战脸上带着微笑,关天娇没看出任何别的东西。

“好。”

关天娇点点头,林战跟秦朗交代了一下,便和关天娇走出医院。

“姐夫,你有什么话就问,我知道的,一定回答你。”

关天娇开口说道。

“秦昊是被谁打的?”

林战开门见山,关天娇一愣。

“我……我也不知道,姐夫。”

林战笑了,不过并没有追究下去,她们还不到二十岁,没踏入社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懂得明哲保身也在情理当中。

“听秦昊说,你的生日到了,你是秦昊的朋友,作为姐夫,既然遇上了,理应送你礼物,前面一家珠宝行,我们进去看看看,喜欢什么,姐夫买来送给你。”

林战指着对面的珠宝行说到。

“不用破费了,姐夫,我……”

“不用客气,走吧!”

林战带头走进珠宝行。

“欢迎光临!”

负责接待林战的,是一个鹰国女孩。

林战点点头,带着关天娇在里面四处转。

“穷逼!”

接待的女孩,看到林战一身廉价的衣服,还只逛不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她说的是鹰国语言,以为林战听不懂。

关天娇听到了,脸色一变。

“姐夫,我们走吧!”

关天娇脸上带着不自然,秦昊的家庭背景是省城首富,林战是秦家的女婿,一身廉价的衣服,确实与身份不符。她也听同学议论过,说秦昊有一个吃软饭的姐夫,今天一看,关天娇相信,林战就是秦家的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