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化版快手app破解版

2021年4月28日

看到自己的亲弟弟要亲自去蛟河,张九州的心情才略微好了一些,他瞪了一眼其余低眉顺眼的手下和族人,没事的时候,一个个的在他面前说个不停,到真有事的时候,

一棒子打不出个屁来。

“九龄,能够去蛟河,是最好不过,一定要林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侄子的仇,就依仗了!”

张九龄深深的点点头:“大哥,放心,天龙不会白死。”

张天龙死了,秦柔担心张九州回来报复,提心吊胆了好几天,江北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林战,张天龙死了,张九洲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应该啊!”

晚饭的时候,秦柔忍不住对林战说到。

林战笑了:“张九州不来, 还挺失望的啊?”

秦柔瞪了林战一眼,林战总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像没事人一样,张九洲可是睚眦必报之人,林战杀了张天龙,不可能无动于衷。

“张九州是老狐狸,肯定知道了什么,不敢轻举妄动了,就不要杞人忧天了,现在主要的任务,是把药厂做大做强。”

听了林战的话,秦柔觉得也有些道理,想到有林战在身边,有艾琳,现在庄雨晴和苏苏也在蛟河,秦柔也就放下心来,也一心一意的管理药厂的事情。

消停日子过了没几天,宏盛药厂的糟心事了来了。

长发气质清纯美女超脱凡尘清丽可人

自从神药丸上市以来,销售额不断上升,订单源源不断,有些地方都已经是供不应求了,但是要是卖出去了,好多商家也是交了定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些商家赚的是沟满壕平,但是就是不给后续资金。

秦柔从鼎盛公司带来的流动资金已经用的所剩无几,眼看着都要断溜了,派出去要账的人,全部都是无功而返。

且商家除了哭穷就是哭穷,总而言之一句话,没有钱,先等着。

秦柔想这件事情总不能这样下去,于是便召开了紧急会议,把所有公司的股东都召集在一起,商量解决办法。

“表姐,不知道,这些人太不是东西了,明明赚了很多钱,但是就不给我们结算,再这样下去,我们就不给他们供货了!”

梁国栋为了支持秦柔的工作,也加入了宏盛集团,并且把梁柒柒彻底给了秦柔,现在梁柒柒是公司的财务部长。

秦柔有些不解,接手宏盛公司,为了照顾当地供应商,秦龙在价格上已经给了他们很大的利润,这些人应该感恩戴德的,怎么会出现拖欠尾款的事情呢。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货已经到他们的手上,欠钱的是大爷,我们像孙子是一样的哄着,人家也是不领情的。”

秦柔怒了,既然这些人不仁在先,也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秦总,那些人仿佛都是串通好了的,其中领头的就是弘医堂的周正,一个多亿呢。”

公司副总陆宽开口说到。

秦柔点点头,枪打出头鸟,就拿周正开刀。

接着问题又来了,谁去弘医堂要钱呢,秦柔的目光落在副总陆宽的身上,陆宽急忙摆摆手。

“秦总,可不是我拆您的台,这件事情我做不到。”作为公司副总,总裁是女人,陆宽也是实心实意的辅佐秦柔,得知弘医堂欠款后,路宽直接带人去找周正要钱,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不说,还差点让周正家的藏獒给咬

了。

周正明目张胆的说过,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秦柔听了陆宽的话,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啪的一拍桌子。

“岂有此理,周正简直是欺人太甚,今天,我们一定要把这钱要回来,们谁去?”

秦柔的话音刚落,公司的高管全部低下头,不敢去看秦柔的眼睛,不是他们不给秦柔面子,关键那周正就是滚刀肉,软硬不吃,谁也拿他没办法。

看着大家默不作声,现任的生产车间主任秦朗站了起来。

秦朗来了蛟河蛟河之后,赋闲在家,他是闲不住的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林战便出面讲情,让秦柔给秦朗在公司安排了一个职务。

秦朗在秦家公司的时候是公司老总,懂得管理,九转丹药的生产过程又非常严谨,所以,秦柔便让秦朗当了生产车间的主任。

公司是秦柔的,看到自己闺女为了讨债犯愁,秦朗决定去弘医堂,帮秦柔把钱要回来。

秦朗年纪也不小了,周正又是半拉黑,秦柔有些担忧。

“爸,可以吗?”

秦朗笑了,好歹他也当过老总的,经历过大风大浪,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要钱这件事,小菜一碟。

“放心吧,是他欠我们的钱,理亏在前,我一定会把钱给要回来。”

听秦朗这么说,秦柔虽然担心,也是没有办法,其他人都不愿意去。

“爸,见到周正后,不要硬来,如果周正不给,就回来,我们再研究对策。”

秦朗点点头,当即就离开会议室,带人去了弘医堂。

下午,秦柔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咣当!

办公室的门被撞开,跌跌撞撞的进来一个人。

“啊!”

秦柔吓得惊叫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

“小柔,别怕,是我!”

来人赶紧开口说到。

“爸!”

秦柔听出是秦朗的声音,慌忙跑到秦朗的身边,一着急,眼泪都流下来了。

秦朗原本是秦家二爷,秦氏公司的总裁,出门都是有保镖跟着,坐的也是豪车,就因为赌博的事情,才辞去董事长的职位,让给了秦岭,跟着梁美娟来到蛟河。

如今为了给她要账,被打成这个样子。

“爸。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是伤?”

秦柔把秦朗扶着做到椅子上,心疼的问到。秦朗气呼呼的开口:“小柔,那周正太不是东西了,我跟他是晓之于理动之以情,没想到那家伙油盐不进,就说自己没钱,还让藏獒咬我,要不是我跑的快,恐怕九成了藏

獒的食物了!”

秦柔知道周正的钱不好要,但是也没想到周正竟然会这么做,不给钱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放狗咬人。这哪里是大爷,分明就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