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色视频下载

2021年4月3日

其实楚剑秋本是不想这么早就把青玉琉璃火的火种交给秦妙嫣的,因为以秦妙嫣的性子,一旦得到青玉琉璃火,必然会更加忘乎所以地炼丹,这样一来,势必会耽误她的修行。

只不过由于现在南洲的形势诡谲莫测,很有可能随时都会爆发一场巨大的动乱。

玄剑宗要想在这场风暴中存活下来,必须成长到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如果秦妙嫣能够把他从秘境中带回来的那些十万年份的五阶灵药炼化为丹药的话,玄剑宗必然可以多出一大拨天罡境的强者,使得玄剑宗的实力极大地提高。

不过以秦妙嫣的境界修为,即使借助丹符阵,想要炼化那些灵药,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楚剑秋之前之所以只给秦妙嫣十株灵药,也是考虑到了这方面的事情,并不是单纯只为了不耽误秦妙嫣的修行。

但是如果秦妙嫣炼化了青玉琉璃火的话,那么炼化这些灵药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楚剑秋自己的无垢分身拥有青玉琉璃火这么久,最是清楚青玉琉璃火的威力之强大。

其实如果楚剑秋能够清楚从飞云宗珍宝阁所获得的那些丹药的药性的话,也就根本不急着让秦妙嫣炼制这些丹药了。

以他所获得的那上百个药架的丹药之多,完足以让玄剑宗的实力突飞猛进。

但虽然楚剑秋的混沌至尊塔中拘押着黑衫老者这个飞云宗的老祖,楚剑秋却并不敢完相信他的话。

加上那些丹药大多数都是针对天罡境强者的五阶丹药,药力强大无比,不是玄剑宗目前的武者所能够承受的。

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

秦妙嫣听到楚剑秋这话,顿时犹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只要能够得到青玉琉璃火,无论什么条件她都能够答应下来。

楚剑秋见到秦妙嫣注意力完都在他手中那一缕青玉琉璃火的火种上,对他的话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心中不由有些无奈。

楚剑秋也没有再多说,反正有自己的无垢分身在,还怕制不了她不成。

接下来,楚剑秋便给秦妙嫣讲解了炼化青玉琉璃火的注意事项。

秦妙嫣虽然是元丹境六重的修为,但是炼化青玉琉璃火同样也有着极高的危险,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青玉琉璃火给焚成了灰烬。

秦妙嫣对于这方面,倒是没有掉以轻心,一字不漏地把楚剑秋讲解的内容记了下来。

等到楚剑秋讲解完毕之后,秦妙嫣目光炙热地盯着楚剑秋手中的那缕小火苗,急不可耐地说道:“你说的东西我都记住了,快把青玉琉璃火给我!”

楚剑秋无奈地说道:“你一定要把我说的东西记清楚了,一旦出了差错,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秦妙嫣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这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一样!”

楚剑秋心中不由一阵无奈,他以前还奇怪唐凝心那风风火火的性子究竟是跟谁学的,随着和秦妙嫣的接触加深,他才知道原来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楚剑秋拿她没办法,只好把那一缕青玉琉璃火的火种交给了她。

不过在交出那缕青玉琉璃火的火种之前,楚剑秋先取出极冰寒髓交给秦妙嫣。

如果没有极冰寒髓的防护的话,即使秦妙嫣再高几个境界,也根本拿不了青玉琉璃火,会被青玉琉璃火给直接焚成灰烬。

楚剑秋在秘境中出售破幽符和祛冥符时,得到了不少天材地宝,这其中就恰好有极冰寒髓。

楚剑秋这次所得到的极冰寒髓的品相比起无垢分身第一次炼化青玉琉璃火时所使用的极冰寒髓的品相可高得多。

有了这品相极高的极冰寒髓的防护,秦妙嫣炼化青玉琉璃火的风险也会降低很多。

如果楚剑秋手中没有极冰寒髓的话,他也根本不敢把青玉琉璃火交给秦妙嫣。

秦妙嫣看了一眼楚剑秋手中的极冰寒髓,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无比的神色。

楚剑秋对她的照顾可谓是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无论是在哪方面,楚剑秋对她都可以说是好到了极点。

楚剑秋对她来说,更像是长辈而不是晚辈。

对于楚剑秋所做的这些事情,秦妙嫣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楚剑秋见到秦妙嫣愣愣地盯着自己,那目光看得他心中一阵发毛,脸色微僵地说道:“你干什么?”

秦妙嫣盯着他看了良久,忽然开口说道:“楚剑秋,你是不是喜欢我!”

秦妙嫣在说出这话的时候,紧盯着楚剑秋的那一双美眸之中,神色复杂无比,既害怕楚剑秋说出真的喜欢自己,又期盼楚剑秋的肯定答复。

楚剑秋听到这话顿时不由吓了一跳,吃惊地看着秦妙嫣,又伸手摸了摸秦妙嫣的额头:“你不会是炼丹炼傻了吧,还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秦妙嫣一巴掌拍掉楚剑秋的手,恼火地说道:“你才炼丹炼傻了。”

不过见到楚剑秋的反应之后,她也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否则,自己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楚剑秋了。

毕竟她可是十分清楚左丘怜竹和洛芷云都喜欢楚剑秋的,她作为她们的师叔,又怎能和她们抢男人,这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别人的大牙。

不过秦妙嫣心中又有几分微微的失落,即使她明知自己和楚剑秋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仍然还是想听到楚剑秋说喜欢自己。

这家伙当真可恨,自己都厚着脸皮说出这话了,他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来哄哄自己么,即使是假的,自己听来也开心。

这家伙不但态度不认真,居然还敢说自己炼丹炼傻了,自己可是他师叔,能够这么没大没小么!

唉,怎么自己偏偏是他师叔呢,如果是他师姐或者师妹多好!

秦妙嫣此时心中又羞又恼又是幽怨,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心中五味杂陈。

算了,何必一定要他说出喜欢自己呢,现在他这样对待自己,好像和喜欢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能够像这样不杂陈其他东西的开开心心相处,何尝不是一件好事!